看着他像婴儿一样放声大哭,我不禁再度心想:「珠峰真可怕啊!」

2020-07-26 495次浏览 799个评论

作者:南谷真铃

C2营地—撤退率50%,严峻的登山行动

登珠峰不能从基地出发之后,就依序前往C1(营地1)、C2、C3一直往上冲。

从基地抵达C1之后,必须再回到基地。从基地前往C1、C2之后,又要再回到基地。像这样重複好几次回到基地的过程,出发之后又回到起点。只有登顶那天,才会从C4直接攻顶。藉由数次往返基地,让身体习惯这惊人的高海拔。

珠峰山顶的海拔为八八四八公尺,东京的平均海拔为四一.三公尺,而飞机飞行的区间距离地面一万公尺高,从这样来看,珠峰离天空比地面更近。如果在平地的人,突然以气球或其他方式被带到珠峰山顶,应该会出人命吧。

在登山时送命的原因,不只有坠落、雪崩或遇难,高原反应也会带来很大的风险。程度较轻的高原反应,就是经常听到的「高山症」,会出现呕吐或头晕等症状,严重的话会有脑部肿胀、肺部积水甚至死亡的情形。而且登山不能一直不动,要在令人痛苦的稀薄空气中,背着重物攀登悬崖峭壁,无论怎幺準备都準备不完。为此,必须来回基地数次,最后登顶时等于已经攀登珠峰好几次了,所以才会需要六十天这幺长的时间。

再加上珠峰的基地到C1之间有冰瀑这种冰河形成的难关,因为经常崩塌,所以发生死亡事故也不稀奇。我们三度往返冰瀑,接着在C1到C3之间适应高海拔,都完成之后才终于开始最后的适应环节。

首先,要从基地一口气登到C2。这样写看起来好像没什幺,但是跳过一个营地,其实难度很高。就算你中途觉得「我不行了」,营地与营地之间也没有可以停留的地方,只能一鼓作气地走完。

从海拔五三○○公尺的基地,一口气前进到海拔六五○○公尺的C2营地,快速前进也要花六个小时。虽说海拔只增加一千公尺,以距离来看,有时可能是三公里,但有时甚至长达十公里。为了避开难关,寻找可以踩稳的地方,登山本来就会成之字形前进,所以直线距离一公里的地方,要走三公里才能到并不稀奇。

除此之外,天气的影响也很大,为避开颳强风、有崩塌危险的地方,距离又会改变。我必须慎重地踏出每一步。

就算大家的目标都是登珠峰,不过还是会有将近半数的人在途中放弃。真的很想登顶,历经重重準备,最后还是必须放弃,珠峰就是这样一座遥不可及的高山。

「如果这幺辛苦的话,那就算了。」有人这幺说。

「我想回到家人身边,享用美食。」有人因为这样放弃。

有很多人因为精神状况严重不佳而脱队,也有很多人因为体力不支而放弃。我们的队伍在这个时间点,也已经有两位队友脱队了。

抵达C2营地时,队伍分成两队行动。虽然最后全员都必须回到基地,不过身体状况不佳的法蒂玛等数名队友已经先回基地;而我和其他尚有体力的数名队友,则先到海拔七三○○公尺处搭设C3营地后,再回到基地。

看着他像婴儿一样放声大哭,我不禁再度心想:「珠峰真可怕啊!」
前往珠峰
C3营地—令人心碎的事件

我从小就认真学习游泳,一直都保持良好的运动习惯,而且自从决定以登珠峰为目标之后,也持续进行非常严格扎实的训练,所以自认算是体力很好的人。

现在指导我体能训练的教练,至今培育出许多获得金牌的柔道选手,就连她都说:「真铃拥有令人无法置信的强健体魄呢!」

此时,我已经停止腹泻,所以开始大量进食补充热量,振奋精神朝C3营地前进。抵达海拔七三○○公尺左右的高度时,发现已经有很多队伍在此安营扎寨,但我们没有停下脚步,一直走到海拔七五○○公尺左右才搭建C3营地。也就是说,我们将在只有一队人马的空旷营地中度过一晚。

极度稀薄的空气与渗入骨髓般的寒意。

因为呼吸困难导致我难以入眠,我的营友法蒂玛先行下山这件事,也让我感到害怕,实在无法熟睡。

我想就是因为这样,才让我发现到营帐内的不对劲。

半夜,一名雪巴人潜入我的营帐。那名男子已经半裸着身体,双手攀上睡袋,意图偷袭我。

当时我心想,如果这是一场恶梦就好了。我努力发出声音想向外求援,但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睡死了,没有任何人听到我的声音。

虽然害怕这名男子对我意图不轨,但若贸然冲出营帐,很有可能会摔下山致死。我想抵抗,但是稀薄的空气导致身体完全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移动。

儘管如此,我还是用尽所有意志力与体力把对方击退,好不容易才把他赶出营帐。平日严格的体能训练,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。

对攀登珠峰的人而言,习惯在高原活动,能够帮忙搬运食物与氧气瓶的雪巴人是不可或缺的存在。也就是说,雪巴人必须是能够託付性命、值得信赖的人才对,没想到对方竟然暗地里谋划着这种令人难以想像的事……

我因为打击过大,完全睡不着觉,隔天早上也走不出营帐。领队似乎因此发现事有蹊跷。

回到基地后,领队询问这名雪巴人事情的经过,他却卑劣地撒了弥天大谎。

「应该是因为海拔太高出现幻觉了吧!我只是想帮助她而已。」

我觉得非常受伤。也觉得非常失望。

「为什幺他可以如此轻忽一个人的感觉呢?这个人难道不知道我也是活生生、有血有肉的人吗?」

我看着这名完全不认为自己有错的雪巴人,心想:「这个人该不会理所当然地,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尼泊尔的女孩吧?」原来这个世界上,有上次在贡嘎山送我玛瑙项鍊的雪巴人,但也有这种可怕的人。对我而言,真的是莫大打击。

虽然这名雪巴人立刻被解雇,但我内心的伤痛不可能因此痊癒。悲伤、痛苦,却又无法对他人诉说,我只能一个人承受这些难过的情绪。

整个世界就像是要对我落井下石一样,领队又告诉我:

「因为那件事,所有雪巴人都说不想再帮妳了,如此一来,恐怕很难登顶。」

当时,我真的哑口无言。领队是那种只会阐述事实,并且冷静提议:「不如我们这样做……」的人,然而,在这种状况下我真的觉得他太过分了。

我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,为什幺非要遭受这种令人心碎的对待呢?我要为了这种事而放弃登顶珠峰吗?

「如果妳真的想登顶,就只能靠自己了。」领队以平淡的语气告诉我这番话的时候,我边听边在心里想着:「等着瞧,我绝对要成功登顶!」

我在基地与法蒂玛重逢,她因为高原反应而心跳减缓,虽然很遗憾但也只能决定撤退。

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有一位六十五岁的男性,本来以为他只是咳了一声,没想到却咳出满桌的血,随后马上就被直升机运下山。

如此一来,登山队只剩下九个人,气氛凝重不已。

看着他像婴儿一样放声大哭,我不禁再度心想:「珠峰真可怕啊!」
从山顶拍摄的珠峰倒影
即使如此也不能放弃的理由

五月十五日,天气终于转晴,我们在早上三点从基地出发,经过冰瀑,一鼓作气登上C2营地。

接下来终于要迈向登顶之路了。此时,好不容易才找到另一位雪巴人来帮忙,我努力吃下能量棒并大量饮水,随时準备出发。虽然气候严寒,但登山必须持续使用全身肌肉,所以补充水分非常重要,不只为了防止脱水引起的中暑或肌肉痉挛,也为了保持体能与耐力,饮水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十六日那天我们顺利抵达C3营地,在营地度过一晚,不过由于天气变差,十七日仍然在C3营地等待出发时机。

登山要看老天爷的脸色,无法依照预定日期登山这种小事可以说非常理所当然。那天的天气差到完全无法往C4前进。

当大家正在讨论:「可能要在C3营地住两晚了吧!」团队经理人就决定整队人马都必须返回C2。他对大家说明,我们位处比一般C3区域还高的位置,随时有被捲入雪崩的危险。

团队经理人不同于一起登山的领队,经理人就像是整合公司派遣过来的司令官一样。

我们的团队经理人原本是排球教练,曾帮助美国队数度获得奥运金牌。他拥有卓越的领导能力,从头到尾只显露自己的专业精神,很少让人看到他私底下的一面。他的确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工作,在营地的时候会一直待在可以收到气象以及各种资讯的帐篷里,登山者在登山时,他也完全不睡觉,随时準备出动。

「明明只差一步了,却怎幺样也无法靠近珠峰。」

虽然这种心情很煎熬,但专家中的专家已经下决定,我们只能遵照经理人的指示。

整队人马再度回到C2营地等待攻顶时机。

「各位,真的很抱歉,我已经不行了。」

在C2营地等待登顶时,一位美国男人说完这句话就趴在餐桌上嚎啕大哭。身高二公尺的他,是个充满自信的帅哥,态度也很傲慢。感觉他如果是国高中生,应该会去霸凌别人。

他曾经发下豪语:「我已经是第三次挑战珠峰了,这次一定会成功!」而且出发前公司的同事还帮他举办了盛大的宴会。

这样的人却得了传染病,不只咳嗽还全身疼痛、无法入眠,无论登山或走路都很痛苦,最后终于开口说:「我已经不行了。」

看着他像婴儿一样放声大哭,一直说:「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,真是不甘心!」我不禁再度心想:「珠峰真可怕啊!」

大家都抱着「一定要登顶珠峰!」的决心来到这座山。没有任何人被逼着登珠峰,每个人都是依照自己的期望,利用自己的时间、金钱,借助众人的力量,把自己推入这严苛的环境之中。

如果这些痛苦都是自找的,那就只能相信自己继续前行。我们唯一需要的就是斗志、忍耐和克服困难的力量。还有「要做就趁现在!」的毅力。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不放弃登顶的理由,只存在自己心中。

书籍介绍

《成为更强大的自己:20岁少女完全制霸世界七顶峰、南北极点》,时报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南谷真铃
译者:涂纹凰

成长,需要一场冒险!每天跑10公里,深蹲300下,为了实践梦想绝不能对自己手下留情!若想要成为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,就必须大量吸取营养,对我来说,冒险就是汲取养分的一种手段。

标高8,848,氧气浓度只有平地3分之1的珠穆朗玛峰,是藏人的大地之母,也是严酷的死亡之境。我相信,只要登上这座山,就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。不论是在珠峰遭遇袭击、在德纳利山困于暴风雨,或是背负60公斤以上的沉重装备于冰天雪地中咬牙前进……

每次超越极限就会成长,并且涌现超越下一个极限的力量。透过这些冒险,我看见、学习并吸收好多事物。Seven Summits,是我送给自己的成年礼,这一场场的冒险,都是为了成为更强大的南谷真铃。

关于本书──这本书是20岁完成大满贯的探险家──南谷真铃的生命分享。书中写下她以山林为师的成长过程,以及挑战七顶峰并抵达南极点的冒险故事。透过阅读,你可以看到自然的浩瀚,人类的渺小,以及作者充满热忱的生命态度。登山是一种倾尽所有,将人类的力量推向极限的挑战,除了体能,心灵也会随之扩展。作者以自己为例,将自己突破极限的经验分享给大家:只要有热情和行动力,就能实现梦想!

看着他像婴儿一样放声大哭,我不禁再度心想:「珠峰真可怕啊!」